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铁二十三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丈母娘的一堂课  

2013-03-04 11:52:41|  分类: 情感驿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

人们经常感慨时光飞逝,对于干工程的人来说,我觉得更是这样。一两个工地下来,少说两三年,多则五六年,岁月就这样匆匆流逝。这不,眨眼间,工作已六个年头,儿子都两岁了。参加工作这几年来,基本每年也就过年能和家人团聚一下,回家的时间屈指可数。

今年项目部春节放假后,先回银川看望了父母,而后坐了银川发北京的火车奔廊坊。老丈人家是河北廊坊东沽港镇的,地处廊坊与天津交界,据保定也不是很远。在我乘坐火车的次日早上,列车员通知保定站就要到了,我临时决定从保定下车,坐汽车直接回去,比在北京坐动车到廊坊再坐汽车方便快捷,能早些到家看到日夜想念的儿子。

当天正赶上雾天,津保高速封闭,汽车只得走低速路,大约经过4个多小时的颠簸,到了东沽港镇,电话联系老婆,她正在镇上给儿子输液。当我来到诊所时,儿子躺在老婆的怀里睡着了,脑门上扎着针正在输液。我示意我来抱着孩子,老婆摇了摇头。输完液儿子一路睡着回了家。

公路两旁全是砖瓦房,唯独老丈人家的从基础到房子都比邻家的高出一截儿,门前路旁的一排白杨挺拔着光溜溜的躯干,偶尔有麻雀飞过,略显北方冬日的萧条。进得家来,卸下行李,向岳父岳母问了好。小舅子两口子也抱着他们的孩子过来,相互问好。他们的小闺女都六个月大了,当时还是老婆电话里叫我给起的名字。我在网上搜索并给名字打分,挑了几个不错的,最终他们选定了“梓玉”这个名字。此时,只见池梓玉白白胖胖的小脸蛋上镶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我的一副眼镜看个不停,甚是可爱。说话间弟媳做好了饭菜,大家都已吃过,就我享用。

吃完饭,等了许久,儿子终于睡醒了,儿子躲在老婆的身后上下打量着我,我让儿子叫爸爸,他也不叫,也许是感到太陌生了吧。我伸手去抱他,他躲躲闪闪的,似乎有点害羞。老婆说:“儿子,快叫爸爸呀,这就是爸爸”,儿子这才终于叫出了一声爸爸。过了片刻,我终于将他抱进了怀里,儿子先是盯着我的眼镜,然后一把抓了下来仍在了地上,自己却咯咯的乐。我抱着他捡起眼镜戴上,他又摘下来挂在自己脑袋上。看着熟悉了些,我又说:“儿子,叫爸爸”。“爸爸”这回声音更响亮了,接着听到儿子咳嗽几声,我还沉浸在那一声爸爸的快乐中。耳边老婆叫给儿子喝水,加冰糖和热水,一会儿又叫把儿子尿尿,我自己有点呆呆的,唉,都不会照顾孩子啦。

抱着儿子到我住的屋子,地上到处是玩具,基本全是汽车之类的,儿子最喜欢挖掘机(他管挖掘机叫大捞捞)和装载机之类的车类玩具。我心想有空到爸爸的工地上来吧,那里挖掘机、装载机、大汽车多的是,有你看的。不一会儿他便给屋里翻了个乱七八糟,耍玩具,翻柜子找好吃的。

我家丈母娘平常话不多,但酒量特别大,而且喝酒以后话就开始多起来,这不,这几天下来,就被丈母娘给我实实在在上了一堂课。记得那天中午,老丈人两口子刚从街上卖肉回来,一开饭丈母娘瞪着我说:“鑫荣,给我拿酒,今天喝点酒有话要跟你谈谈。”并问我对我自己的老婆有没有什么意见,问她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。

我已感觉到有点“不妙”,喝酒是在找“感觉” 一定是有话要训。小舅子两口子、老丈人、老婆都不作声,我随即回答道:“也没什么意见……”!

午饭结束,大家都撤了,老婆收拾了碗筷,切了个半截青萝卜,碗里倒了点酱放在餐桌上。丈母娘数两白酒下肚,开始发飙了,可能是昨天和老婆吵了几句的缘故吧,粗话气话一顿疾风暴雨。

“你一年四季在外,你管过这个家吗?”……

“你儿子一天拉五回屎,你媳妇蒙头哭的时候,你知道吗,你问过吗?”……

我沉默不语。

“给我倒酒”!

我倒上酒,继续沉默。

她老人家火气更大了,又是一顿训斥。

“孩子生病,谁天天带去输液你知道吗,你这一年给我打过几个电话?你还是个大学生,狗屁!”。

“你欠我们一家子的太多了,你知道吗?”

“孩子张这么大了,你管过吗,你倒好,在单位吃饱没事了,有时候还打打牌,你想过她们吗,你配当这个爹吗?”

“你媳妇骂你两句,你就不耐烦了,她不骂你骂谁,她心中的气和委屈跟谁出去?”

我低着头,继续沉默,脑子一片茫然,不知道该怎样回答。

“给我倒酒”!但白酒没了。丈母娘便喊道:“春海,给我买啤酒去。”

小舅子忙说:“妈,您别喝了”。

“不行,赶紧给我买去”。小舅子骑车去了,“这架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能结束啊!”我心里着急。趁机到屋外喘口气,躲避这无休止的训斥。老婆也出来赶紧说“你快给说点好听的,哄哄她,就没事儿了。”我知道丈母娘脾气不好,便无所谓的样子对老婆说:“我天生笨嘴拙舌,说不出什么好听的,你妈气大,就骂呗,把憋的气都出了,也许好一些。”

看着啤酒买回来了,我回屋继续接受训斥。

咣咣,两瓶啤酒没了,还是这番话重复着训斥,我基本还是沉默,不作反驳。

咣咣,已进去了四瓶啤酒,我都没抬眼看,不想碰撞她那双目光。似乎把丈母娘给气哭了,依然喋喋不休道:“你说吧,你还想不想跟她们过,想过的话,以后怎么个过法,你今天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我跟你没完”。这一顿训斥少说也有两三个时辰了吧。

经过这一番狂风骤雨般的训斥,我心中犹如潮水般翻涌,有愤怒的波涛,有愧疚的浪花,有苦涩的海水,内心难以平静。数次欲反驳,还是忍了下来。

丈母娘似乎在等待我给一个满意的答案,才肯罢休。但我该怎么回答,一年才回家几天的我怎样去面对儿子拉屎拉尿、怎样去面对儿子生病输液、怎样去面一家的柴米油盐。沉默半天,心如乱麻。

训斥的话语依旧不绝于耳,而我却在训斥中着实反省自己。老婆一个人带孩子,付出的艰辛确实比我想象中的要多很多,每天夜里要给孩子喝水,把孩子尿尿,尤其是我这儿子,太皮了,只要睁开眼就像得了多动症一样,闹个不停,一会儿屋子被整的乱七八糟,像遭过贼似得。想着儿子调皮的样子,日日夜夜,在老婆的呵护下一点一点的成长。我在思索着以后的日子到底该怎么过,以后的日子到底该怎么过呀,谁能告诉我?

我一年四季在外,从一个项目到另一个项目,从一项工程到另一项工程,我如何照顾老婆和孩子,仅仅几个关心的电话够吗,可是工地和家庭相距千里,我能做的也就只有天天几个电话了。也许钱是最好的关心,想起平时老婆电话里每每重复问的“发工资了吗,啥时候发工资,我们没生活费了,天天在吃我爹妈的了。”于是,每次发了工资都赶紧打给家里,把最能体现的关心带回去,但即使这样,对老婆、对孩子、对父母的爱都是一种欠缺呀。终日面对着大山,面对着混凝土,面对着钢筋,在愧疚中,我又多了一份无奈和酸楚。

我终于也拿起了一瓶啤酒,恭恭敬敬地站在丈母娘对面:“妈,我敬您一个,您别生气了……”我拿起啤酒一股脑灌了下去,借着酒意说道:“妈,我感觉自己白活了这几十年,不会做人,不会做事,也不会关心人,说句实话,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做一个好丈夫、好父亲,但我会反省,把过去没做好的都给做好,去关心老婆孩子,您老人家给我多指点一下吧。” 此刻,我真想把自己灌醉,醉的不省人事。

我到底要怎么做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,一个合格的父亲。我还在一遍遍地审问着自己,但心中却始终没有满意的答案。我选择了工程,选择了漂泊,而你们选择了漂泊的我。我能做的就只有珍惜每一次的关心,每一次的关爱,来弥补那份缺失的时光。

丈母娘的训斥虽然有些重,但我却看到了那份痛苦中积蓄的抱怨和真诚,那是我长期在外感觉不到的劳累和心酸啊。一阵漫长的训斥终于结束了,老人看上去有些释怀,却不经意间流下了两行清澈的眼泪。   (刘鑫荣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